糕妈:二胎一年,我发现自己只能做一个孩子的好妈妈



同学们好啊!
之前和你们分享,我十一带娃去三亚玩了。当时留言里就有姐妹说:这次终于看到兄弟俩同框的旅行照!
哈哈,说来还真是,二胎一年,发糕都快满 1 周岁了,这却是我们一家四口齐齐整整跑的第一趟远门。
原因说来不怕被笑:我怕累。
倒是公司里的小伙伴见我这么讲先惊了:糕妈你这么不怕折腾的人,怎么也有这一天?!
嗯……因为二胎教我做人了。
正式上岗担任二胎妈妈的身份一年了,如果说此前,我对生活还抱着极大的乐观态度。
那么现在我改观了,我还是早点接受现实吧,二胎不易,且行且珍惜啊!
我甚至经常觉得,现在的自己,只能做一个孩子的“好妈妈”。

生娃前:我有知识、有养育经验、有家人帮忙、我够拼,二胎我行的!
生娃后:我不能拆成两个人用啊……
就说这次三亚行吧,带两个娃,我总共打包了 4 大箱子东西。
真不是作,发糕的衣服、辅食、尿不湿、各种婴儿用品,一个箱子已经装不下了;我自己的衣服鞋子饰品化妆品,又是一大箱子;还有爸爸和哥哥的衣服啊泳衣啊、潜水工具啊,哥俩的沙滩玩具啊......
再加上哥哥上小学了,要等放假后才能过来集合。这背后的安排、行程规划,免不了的担心,以及为了拍照好看,还得搭配一下全家的行头,总之就是把自己累瘫。
打包行李的时候我还和糕爸吐槽:还没出发就把自己抽空了。
不过这个“逞强”,我其实已经暗暗蓄力了很久。
因为这一年,每当只要分享带娃出门的事,留言里就有种声音很热闹——
带年糕去西北旅行,被问“发糕一个人在家,你舍得吗?”
带发糕去北京出差,又被说“很久没看到你带年糕出来玩了,感觉哥哥很可怜!”
你们说的,其实一定程度上是我曾经的心声。
上半年有次活动是带发糕去四川看大熊猫,我就想带上哥哥一起走。
结果全家人按住了我,包括平时最支持我的糕爸。
大家的理由掷地有声:带两个还要工作,你搞不定的!
我……我信了。
因为这一年,我逐渐接受自己的新课题,从以前职场、家庭相对平衡,变成了工作、家庭和两个娃身上的精力分配重组。
兄弟俩年龄差大,喜欢的东西不一样,搞发糕的时候,我势必没有办法抽出精力来陪年糕好好玩;而给哥哥辅导作业的时候,只能把发糕交给家人。这些事情我是接受了的。
 
认清真相,难以面对的是自己的愧疚感
但知道是一回事,真的碰壁了,我又比谁都难受。
我现在还记得住在月子中心的时候,年糕隔天来看我们一次,那时候顾着喂奶、产后身体、情绪恢复的我,还沉浸在一个新生命到来的新鲜感中,完全没有余力好好陪他玩。
一个月后住回家,我竟觉得和他有点生疏了。
那段时间年糕也会“吃醋”,以前妈妈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抱抱他和他玩,现在却要去房间给弟弟先喂奶。
那时候的我只要静下来,就会在脑子里不断反刍对哥哥的愧疚感:
弟弟的到来对年糕也有很大的影响,如果得不到足够的关注,他也会受伤、会行为倒退。
△年糕模仿成小宝宝的样子,让我像抱弟弟那样抱他
好不容易发糕大一些,基础喂养的事情家人能帮上更多的忙,我赶紧把时间捋一捋,想要在年糕身上多下点功夫。毕竟下半年他就要上小学了。
陪他打网球、上游泳课,今年 6 月,我们还安排了一次给他单独的毕业旅行。
当我全身心投入到对大宝的陪伴里,回过神来我发现,自己会“忘记”家里还有另一个娃。
年糕刚上小学那段时间,我早上自己送,想在这个过渡期多陪陪他。
有天我和糕爸说感觉很久没在早上陪发糕玩了,就让他送哥哥去学校。
结果起了个大早,看着发糕,我却一时想不起来该陪他玩什么。
最惨的是这种时候,如果我还想再排点“自己的事”,愧疚感立刻加倍。
今年恢复去健身房锻炼的第一天,把两个孩子落在家里后,我出门突然想哭:娃一个都没陪,我又要去做自己的事,这样对吗?
原来二胎捶打的,不止是生娃后的身体状态,还有我的情绪、生活的重新分配。
已经成形一段时间的家庭运转方式,现在又被打破了。
 
二胎的日子,
就像你能嚼到点玻璃渣,但总体居然是甜的
这中间最手忙脚乱的,是发糕刚出生后,年糕得了第一次感冒。
我记得自己陪着哥哥从医院回到家,又立刻换了套衣服去给弟弟喂奶。
一面记挂脆弱的哥哥,想要去照顾他;另一边是嗷嗷待哺的发糕,又怕他中招。
那感觉真是酸爽啊。
只是,比这个记忆更神奇的,是随着时间的过去,当时的慌乱和茫然的情绪,却慢慢在被填补上。
苦兮兮的感觉要上来了,我会猝不及防地从玻璃渣里,嚼出一点甜味来。
有时候光看着兄弟俩待在一起的样子,就有点想笑。
还有手足情这事儿,真的是血浓于水般的神奇。
一开始会吃弟弟飞醋的年糕,成了个出门会想弟弟想到哭的暖男哥哥。
早上出门前他要去弟弟的房间亲亲他再走。
家里地板上有水滴,他会第一时间拿着抹布去擦掉,就怕刚学走路的弟弟滑倒。
而弟弟呢,看到哥哥时手舞足蹈、眼睛笑得弯弯的样子,老母亲的心!哎呦喂简直了。
说到这,可能还不得不夸夸我自己和糕爸。
我俩别的本事不出彩,身体好和心态好是出了名的。
△发糕拍满月照,糕爸全程哄娃,一有哭闹就能变着花样搞定
我吧,情绪虽然容易起伏,但一哭完,立刻没事人一样,还总会自己安慰自己:我带孩子没那么糟糕的啦。
糕爸就更逗了,比我的阿Q精神还强!
每当看我情绪不对,他就指着两个娃说:你看他们,不是都好好的!
他还会非常认真地看着我,对我说:你已经很好了!做你的孩子已经很幸福了!
还要不厌其烦地拿自己举例:咱们都是独生子,小时候哪里有天天在一起玩的兄弟姐妹啊。
他俩有那么多玩具、年糕以后还可以给弟弟读绘本二胎,明明就很好嘛!

最好的收获:糕爸成了我最大的备胎
而我,看到了新的风景
这一年来,糕爸确实肉眼可见地变成了更柔软的人。
前面说他体力好,他现在就是我最大的备胎啊!
做人行抱娃机,能哄睡、换尿片,陪玩也完全不在话下。
我俩这次去三亚,路上一个人搞娃,另一个就赶紧休息保存体力。
这种默契就像每天陪娃玩时的分工,如果我晚上要加班,他就会早早赶回家陪孩子,特别让人安心。
二胎后,糕爸也越来越散发自己的魅力了。
有两天我们在公司开长会,开着开着他突然和我嘀咕:两天没有陪娃玩了,觉得浑身上下哪里不对。
从让他一起带娃,到他主动要陪娃,再到他一天不陪自己都难受,你们说这样的老公,是不是值得激烈鼓掌?
而我自己呢,每当靠近两个不同的孩子,我就有种生命真的很神奇的感觉。
再次到来的孩子,让我更好地审视起生命的意义和神圣。
在我第一次养孩子时因为紧张、莽撞错失的风景,在这一次里看到了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和意义。
孩子们是如此的不同,年糕的内敛、发糕的爱探索;年糕的严谨、发糕的不拘小节。
他们喜爱的东西、需要妈妈的陪伴方式,又是那么不一样。
《园丁与木匠》里,作者一直在说要尊重孩子的天性,不做打磨他们的木匠,而是提供探索、保护孩子们本性的土壤,让孩子按照自己的模样成长。
第二个孩子出生后,我更加坚信这是真的,在这一点上做的越来越好。
他们所有的样子我都爱着,这样的生活不是百分百完美,我却甘之如饴。

每次只要这样想着,就觉得自己也变得幸福起来。


更多阅读

进入公众号 “更点
长按“识别图中二维码”,或者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