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岁男孩跳楼身亡:我现在把命还给你


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,和父母都必有一战。

如果孩子赢了,是喜剧;

如果父母赢了,是悲剧。  



01



2020年9月17日,武汉市江夏一中,一学生因玩扑克被请家长。


母亲到来之后,二话不说,伸手就是一耳光,孩子下意识地抬手挡了挡。


母亲说了几句什么之后,他站正了,放下了手,大概是不允许反抗了。


母亲伸手又是一耳光,这一次结结实实打中了脸。


接下来,母亲又是掐脖子又是戳额头,一边掐一边戳一边骂着什么……

母亲离开后,他默立了两分钟,突然爬上栏杆,一跃而下。




02



这起跳楼事件曝光后,很多网友指责这个男孩:


“现在的孩子真是太脆弱了。”

“现在的孩子承受能力怎么这么差啊!”

“养了十几年打两下就受不了,真是。”

“他有没有为他父母想想,太自私了。”


每当孩子出了类似的事情后,总会有很多人站出来说:


“现在的小孩,心理承受能力不行。”

“现在的小孩怎么了,动不动就跳楼。”

“现在的小孩,实在是太玻璃心了。”


很多家长怎么也想不明白:


“我只是骂了他几句而已,我只是打了他几下而已,他为什么就要跳楼自杀啊?”


就这次“14岁男孩跳楼身亡”事件,我想告诉家长一个原因,这个原因就是——


他想把命还给你。



03



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世卫组织,前几年发布过一个报告:


“自杀已成为青少年的第二大死亡原因。10至19岁青少年中,约有15%的人有过自杀念头。


在自杀者年龄排列中,12岁占第一位(40.3%),其次为14岁(22.7%),11岁和13岁(13.6%)。


北医儿童发展中心,前几年也发布过一个数据:


中国每年约有10万青少年自杀身亡,每分钟2人死于自杀,8人自杀未遂。


青少年自杀的原因很多,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:


“你不是给了我命吗,我现在还给你。”



04



关于青少年为什么会自杀,朱炫在知乎上有一个回答,这个回答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:


小孩自杀,有一部分,是报复。

跳下去的一刻,他是知道会伤害父母的,但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,用自己的命,来换父母的痛哭流涕。

很多父母哭天喊地,说小孩怎么这么傻,不明白有什么好赌气的,这样就死了,太不值得。

但小孩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:用自己的命,来换父母痛哭流涕。

后悔不后悔,根本不是他那个时候想的事。

成年人活久了,活得圆润了,知道忍一时,得过且过。

小孩不是的,小孩的世界,恨起来,就是活一口气。这口气就是,你给我的,我都还给你。

小孩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呢?


因为很多父母从小就把孩子当附属品,把孩子当成自己的私有财物,他们最喜欢对孩子说这样的话:


“你的命都是老子的。”

“你是我生的,你的命都是我的。”

“你的命都是我的,你有什么权利说不?”


“我生了你给了你生命,你就该报答我。”

“你的命都是我给的,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。”

“你的命都是我给的,有什么资格跟我谈自尊?”

“我生了你,供你吃供你穿,你却一点不争气,要你有什么用?”


只要遇到孩子反抗,他们就会甩出两句:


“我是你爸。”

“我是你妈。”


这两句话隐藏的潜台词就是:


我是你的主人、你的饲养者,你唯一要做的事情,就是听话。



你对路人有意见的时候,会一个耳光扇过去吗?


不会了。


你对同事有意见的时候,会一个耳光扇过去吗?


不会了。


你对老板有意见的时候,会一个耳光扇过去吗?


不会了。


为什么呢?你知道打别人是要承担责任的。


但是我们对孩子有意见的时候,却经常一脚一耳光就飞过去了。


为什么会这样呢?


归根结底,就是觉得孩子是自己的私有财物:


“骂你几声怎么了,你的命都是我的。

“打你几下怎么了,你的命都是我的。”


因为把孩子当成私有财物,所以觉得没必要给孩子面子,也没有必要给孩子自尊。



05



但孩子是有情绪的,只是他一直积压着。


直到有一天,他实在忍不了了,就会做出最彻底的报复:


“你不是给了我命吗,我还给你。”

“活着太累了,这条命还给你吧。”

“这条命我还给你,我们两清了。”

“我没资格做你的儿子,这条命还给你吧。”

“你对我那么失望,那我把命还给你。”


就像哪吒一样,他实在是受够了,于是拿起宝剑,剔下自己的骨肉,对着李靖大喊一声:


“爹爹,我还给你!” 



这就是很多孩子自杀的心理。


你说:你的命都是我的。

他说:可以,想要拿走。


一直忍让的他,终于以一种最决绝的方式,完成了精神上的弑母弑父。



07



学者刘瑜《愿你慢慢长大》里,有这样一段话:


母亲节那天,看到铺天盖地‘感谢母亲“伟大的母爱”之类的口号时,我只觉得不安甚至难堪。


我一直有个不太正确的看法:生孩子是天底下最自私的事情,用别人的生命来完整自己,母亲对孩子的爱,不过是她为生孩子这个选择承担后果而已,谈不上什么伟大。


以前我不是母亲的时候不敢说这话,现在终于可以坦然说出来了。


甚至,我想,应该被感谢的是孩子,是他们让父母的生命更完整,让他们的虚空有所寄托,让他们体验到生命层层开放的神秘与欣喜,最重要的是,让他们体验到尽情地爱—那是一种自由,不是吗?


能够放下所有戒备去信马由缰地爱,那简直是最大的自由。作为母亲,我感谢你给我这种自由。


我很赞同刘瑜的观点:


不是孩子应该感谢我们,而是我们应该感谢孩子。


我们对孩子的爱对孩子的好,不过是在为“自私的行为”承担后果而已。



08



大学者家胡适说得更好:


“直到今年我自己生了一个儿子,我才想到这个问题上去。我想这个孩子自己并不曾自由主张要生在我家,我们做父母的不征得他的同意,就糊里糊涂地给了他一条生命。

……


我们对他只有抱歉,更不能‘市恩’了。


我们糊里糊涂地替社会上添了一个人,这个人将来一生的苦乐祸,这个人将来在社会上的功罪,我们应该负一部分的责任。


说得偏激一点,我们生一个儿子,就好比替他种下了祸根,又替社会种下了祸根。


他也许养成坏习惯,做一个短命浪子;他也许更堕落下去,做一个军阀派的走狗。


所以我们‘教他养他’,只是我们自己减轻罪过的法子,只是我们种下祸根之后自己补过弥缝的法子。这可以说是恩典吗?



正是认识到这一点,胡适才觉得:

十月怀胎产子根本不算什么恩情,含辛茹苦抚养也根本不算什么功劳,那不过父母理所应当该尽的责任。


所以胡适说:


“我对他只有抱歉,决不居功,决不市恩。至于我的儿子将来怎样待我,那是他自己的事。我决不期望他报答我的恩,因为我已宣言无恩于他。


不要觉得我们生下了孩子,就是对他天大的恩赐。一个孩子有句话说得好,


“如果我们孩子可以选择父母,这世上至少三分之二的人有不了后代。



09



世界上没有想自杀的孩子,只有让孩子想自杀的教育。


不要问孩子为什么那么傻,不要问孩子为什么那么脆弱,不要问孩子为什么那么玻璃心,如果你能像刘瑜和胡适那样,把孩子当成一个平等的人,今天很多悲剧都不会发生。


就像朱弦说的那样:


“我们的一些父母,但凡拿出和同龄人交际的三成态度来对待小孩,很多悲剧都不会有。


最后,把一个心理学家的话送给大家:


“每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,和父母都必有一战。如果孩子赢了,是喜剧。如果父母赢了,是悲剧。” 




本文转载自“拾遗”(ID:shiyi201633)。一个有趣、有品、有态度的文化生活微刊。


更多阅读

进入公众号 “更点
长按“识别图中二维码”,或者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