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给我滚出去!我再也不想见到你!”儿子真的滚了,我却对老天跪下了!



近日收到一位家长的来稿,看完他的故事,心中不禁有许多感慨,反思故事背后深层次的东西。教育孩子的问题上,家庭、学校、社会,究竟应该有怎么样的教育观、人生观、价值观?不知道大家有什么样的感想,欢迎文末留言!



一个普通的下午,我突然接到了儿子老师的电话,让我第二天上午到学校一趟。


我的心情立即沉重起来,儿子才上小学,今年一年级下学期,成绩不好,还非常调皮,难道又惹祸了?


我的心里七上八下,肯定没好事。


第二天,是一个阴沉沉的天气,跟我的心情一个色调。我按时来到学校,见到了儿子的班主任李老师。


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,从我见她第一眼起,她脸上的肌肉一直紧绷着,没有一丝笑容,仿佛我欠了她几百万。


我一个大男人,跟他差不多的年纪,小心翼翼地站在她面前,像一个做错事的学生。


李老师毫不客气地直奔主题,讲了儿子的状况:


上课老跟同学说话,自己不听讲,还影响别人。上课也坐不住,动来动去,仿佛有多动症一样。期中考试没有倒数第一,却是倒数第二。


老师越说,我越惭愧,恨不能把头低到地上。自己儿子成绩不好,也是父母没教育好没教好。


“如果你的孩子还是如此下去,我们老师能力有限,建议转到私立学校”。


快离开的时候,李老师居然说了这样一句话。


这句话虽然含蓄,但意思很明显,想把儿子赶出这所校门。


我忍着愤怒,离开了学校,忙着去超市买菜,忙着给一家人做午饭。


好不容易吃完午饭,看着把碗摔碎在地上的儿子,我的怒火像火山一样爆发了。



我已经忍了一上午,下午还要上学,本来想晚上好好教育儿子的。没想到,一个碗让我的怒火提前烧了起来。

“你个没用的东西,收个碗都能掉地上,你还能做什么?你除了吃,还有什么用?”


我的嗓门不由自主地大了,像吵架一样。


儿子看我气势汹汹的样子,吓得哭了起来。


“你还好意思哭,考试倒数第二名,上课不好好听讲,还影响别人,你就是个垃圾,学校都不要你了,你还好意思哭?你有脸哭吗?”


我一顿吵,儿子的哭声越来越大了,我还不解恨,上去就是一巴掌扇在他脸上,白晳的小脸立马红了。


儿子的哭声更大了,我心头的怒火更旺了。光哭有个屁用,有本事把功课学好。我怎么就养了这么一个没用的东西?


“滚,你给我滚出去,我不想再看见你!”


看着儿子那张脸,我就来气,这句熟悉的话没经过大脑就脱口而出了。


让我没想到的是,儿子揉了揉红红的眼睛,真的开了门,跑出去了。当时正在气头上,我也没追,我也不想追。


滚蛋了,我刚好可以清静清静。眼不见为净,儿子再杵在我面前,我肯定又会揍得他哇哇叫。



收拾完屋子,又忙了些别的事。快三点的时候,我才发现儿子的书包在门口沙发上。


我正准备把书包送到学校的时候,接到了李老师的电话,说儿子下午没上学。


我立马紧张了起来,以前也说过让他滚,他跑出去玩一会儿又回来了。从家里到学校也就五分钟,儿子没去上学,去了哪里?


我也没心思干别的事了,赶紧找到儿子送去学校才是关键。


我在学校附近找了一圈,又在我家附近找,还上街找。找了一下午,都没见到儿子。打电话给李老师,她说儿子一下午都没去学校。一个七岁的孩子,他又能去哪里?


那个小小的身影,今天中午还那么讨厌,恨不能扔到人潮拥挤的大街上。此时,却成了我最大的牵挂。



天色一点一点暗来,儿子还没回来,我的恐惧也在一点一点增加。实在没办法,我给附近的亲戚朋友都打了一遍电话,看到我儿子了告诉我一声。


我也给千里之外打工的媳妇打了电话,她发动她的娘家姐妹和兄弟,大家一起出来找。


为了尽快找到儿子,我还打110报了警。警察问明了情况,电话里说会帮忙。


县城就这么大,我又去车站附近找了一圈,回到家里,儿子还是没有回来。老娘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嚎啕大哭,直叫着要孙子。



老娘七十岁了,有高血压和糖尿病,儿子是她一手带大的。今年过完年不久,突然不会说话了。


前后住院了两次,才稍微好点,但说活还是不清楚。


家里有一个中风的老人,一个上小学的孩子,媳妇又在北京打工。


我本是一名厨师,因为家庭情况,才上了几天班,不得不辞职。一想到每月三四千的房贷,又不能出去工作,心里乱轰轰的。




心里再乱,生活还要继续。我安慰了一下痛哭的老娘,去厨房给她下了西红柿鸡蛋面。我自己胡乱塞了几口,又出去找儿子。


街道上灯光闪烁,像吃人的妖精张开了嘴巴。


我又去县城的大超市和游乐场,仍然找不到儿子。


在大街上每碰到一个熟人,我第一句就问有没有看到我儿子,别人都摇头。


儿子的同学,只要我知道住哪里,我都去敲门,小伙伴们都说没有见到儿子。


我拖着沉重的脚步,来到家附近的小河边,脑海里又浮现出儿子的脸。


这个世界上跟我长得最像的人,白晳的皮肤,浓浓的眉毛,清澈的眼晴,高高的鼻梁,挺帅的一个小伙子,才七岁,人生已做过两次大手术。


一次心脏手术,一次疝气手术,才有了现在健康的儿子。


我又掏出手机,在朋友圈连续发了两条找孩子的信息,并留了联系电话,请熟人帮忙转发。



儿子以前也丢失过一次。


那次,儿子跟奶奶一起上街买菜,菜买的多,拿不了。卖菜人有车,答应帮忙送。儿子上了车,车开走了,老娘还没上车。


还好,儿子机灵,让司机把车停在一个熟人商店门前,他下了车。


可是,这次不一样,这次是我让他滚出去的。他带着愤怒走的,会不会出什么事?一想到这里,我真恨我自己,为什么要让他滚?


媳妇的电话又来了,百分百是问儿子找到没有。我不敢接,已经晚上八点半了。


在茫茫夜色中,在无人的角落里,我狠狠抽了自己三耳光。在茫茫夜色中,我对老天跪下了。求求你,让我早点找到儿子。


“儿子,爸爸已经知道错了,你快点回来吧,以后再也不叫你滚蛋了”。


我的泪已涌出眼眶 ,我不敢想像儿子如果真的找不到,我们全家的状况,尤其老娘,儿子是她的一切。


我的忏悔多么希望儿子能听见,能早点回来。我又回家了一趟,儿子还没回。老娘还在流泪,眼睛已经肿了。


我不敢在家多停留,又开始把下午找的地方再找一遍。


有人说,


父母的话有毒,果然是真的。


你给我滚出去,我不是第一个说这话的人。很多人说过,为什么我说了此刻就生不如死?



当时只是为了发泄心中愤怒,没想到一句话,仅仅一句话,养了七年的儿子真的离家出走了。


夜色像一张黑色的大网笼罩着大地,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,从中午到夜晚,那个小小的身影在哪里?


仅仅一下午,有十年那么漫长。我仿佛掉进一个深井里,一次又一次尝试想爬起来,却一次又一次失望。


寻找,寻找,再寻找,我已不知道该做什么了。如此下去,我不知道自己明天会不会发疯,明天早上神智是否还清醒。


一句话,一句话,就一句话,难道要我的后半生去偿还吗?


一想到人贩子拐卖儿童,一想到网上有的小孩被骗摘掉器官,我的恐惧,像洪水在心头漫延。



突然,晚上九点半的时候,我接到老丈人电话。儿子在大姨家的楼梯道找到了,因为害怕我骂他打他,不敢回家,躲在那里。


挂了电话,我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落了地,仿佛溺水的人上了岸,仿佛被判死刑的人突然被赦免。


再次见到那个小小的身影,躲在外婆的身后,眼里满是胆怯。我上前拍拍他身上的泥土,递给他一块面包。


饿了一晚上,先垫垫底,爸爸这就带你回家,给你下西红柿鸡蛋面。


看着儿子狼吞虎咽地吃面,我在心中暗暗发誓,再也不让他滚出去了,再也不对他说恶毒的话了,再也不对他说狠话了。就是我滚出去,也不能让他滚出去。


我以后一定改掉自己的坏脾气,对儿子多点耐心,多点包容。


孩子虽小,也有自尊心,也会恐惧,也会气愤。一冲动离家出走了,万一真的找不回来了,再后悔都没用。


孩子的成绩固然重要,父母的教育同样重要。情绪稳定的父母,才会有优秀的孩子。


母子是一种缘份,父子也是一种缘份,我只能陪儿子走一程,我希望这一程越长越好,哪怕山高水长,哪怕风雪漫天。


更多阅读

进入公众号 “更点
长按“识别图中二维码”,或者微信扫一扫